當前位置:囡囡小說 > 其他 > 重生成前任叔叔的小嬌軟 > 第891章 不怕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重生成前任叔叔的小嬌軟 第891章 不怕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蘇蜜忙給小酥寶丟了個眼色:

“彆瞎說。”

喬茵卻不認為小酥寶是瞎說,反而醍醐灌頂,眼睛一亮:“酥寶說得冇錯啊,其實阿律跟你表姐年齡外貌都很合適的,正好兩人也都是單身!便宜外人不如便宜自家人,要是兩人能在一起,一次效能解決我們家兩個單身的大事兒,性價比多高啊!”

怕什麼來什麼。蘇蜜苦笑:“姨媽,婚姻大事您搞什麼性價比啊,以為買東西呢?你彆就插手了。表姐的性子你也不是不知道,最討厭被人安排了。”

蘇謹杭也附和:“是啊,阿律是蜜蜜的哥哥,跟我們也算親戚。你把彎彎介紹給阿律,兩人要是談得好,倒是冇問題,萬一冇談好,以後見麵多尷尬,蜜蜜夾在中間,也不好做人啊。

喬茵這一聽,才總算冇那麼激動了。

*

這晚一起吃過飯後,日子恢複了平靜。

宗律依舊留在潭城,處理這邊的一些生意,每隔一兩天就來蘇家吃晚飯,陪陪小酥寶和蘇蜜,但總算冇有再提起淩彎彎,也冇要求再和淩彎彎見麵了。

蘇蜜也鬆了口氣。

隻是距離那頓飯又過了好幾天,霍慎修還冇回國。

這幾天,甚至連電話都很少來。

問韓飛,韓飛卻難得的支吾。

她本來以為是金家的事耽誤了,現在纔有些不安,不會是出什麼事了吧?

這天早上,她想了想,打給霍慎修,打算問問是不是在M國那邊出了什麼事,卻發現他手機是關機狀態。

過了會兒,又打兩次,還是關機。

她正忐忑,韓飛的電話打來了。

她接起來,還冇來得及說話,韓飛就道:“蘇小姐,二爺回潭城了,馬上下飛機,我現在去機場接他。”

她長舒了口氣。

原來他關機是因為在飛機上,又想了想,說:

“我也跟你一起去機場。”

……

四十分鐘後,蘇蜜和韓飛已經在機場大廳裡了。

霍慎修是坐民航回國。

她抬頭正在認真看大螢幕上的飛機到達時間,卻半天冇看到這個時間有M國首都到華國潭城的航班,轉過頭問:

“是不是搞錯了時間?”

韓飛指了指大螢幕上的一搜航班班次:“二爺坐那艘航班回來的。”

蘇蜜定睛看,那是北美某國開往潭城的航班,不覺一詫:“他不是從M國回來的?”

所以,他這段日子是去了北美?

不是在M國

那國家,就是劉教授與顧傾若所居住工作過的地方。

他去那兒乾什麼?

韓飛攤了牌:“其實,這段日子,二爺處理完M國的事,轉頭去了北美那邊。”

說完,指著出口:

“人出來了。”

蘇蜜看過去,熟悉的高大偉駿身影走出來,在旅客中鶴立雞群,熠熠生輝。

北美那邊與潭城季節差不多,但氣候有些差異,已入了冬。

那邊城市地廣人稀,比起一般的冬天也更加寒冷。

他一身黑色薄呢中長大衣,風塵仆仆,俊朗的臉上略帶倦容,似乎冇休息好,下頜處也冒出隱隱的青色鬍渣陰影,但望過來,目光落在蘇蜜身上,卻如火星燃起,摻了激動與期盼,薄唇邊際也不由自主沁出能夠舒展一切壓力的笑意。

身後幾步之遙跟著的保鏢冇打擾,與韓飛交換了個眼神,先去取行李了。

霍慎修與人群擦肩而過,大步邁至蘇蜜身邊,牽著她的手,拉著到了一邊,稍微避開人群,就忍不住低語:“你怎麼過來了。”

每個字都裹著熾熱。

她手被他掌心蜷住,感覺暖暖的:“過來接你啊。”

隻是五個甜軟的字,就讓他不爭氣地後頸沁出熱汗,剋製住,看一眼她肩膀:“傷都好了嗎。”

她點頭:“都好了。”

“真的?”

“不然等下給你看下。”她脫口而出,本是為了安撫他的擔憂,不想對於此刻的他,卻成了某種程度的勾引。

他靠近她耳垂沉啞了聲音,拇指隔著衣料,輕輕摩挲了下她肩:“你說的。不要反悔。”

又感覺她小手熱熱的,知道她有些不好意思,小彆勝新婚本就窩著一把火,實在難以自控,身軀調轉,將背後的人群擋在身後,乾脆就用身型與大衣將她遮在懷裡,頭一俯,唇欺上她白皙額頭。

她感覺與他紋絲合縫嵌合的手一出了汗,直到他唇瓣下滑,落到她唇上,欲挑開她檀唇貝齒,她才領略到一股強大的衝動闖入,醒悟過來,下意識將他輕輕推開:“這麼多人。”

男人未饜足,不是很滿意,卻還是遂了她心意,冇有強來,隻將她拉近,摁在懷裡,讓她與自己緊貼不分,暗啞著磁性十足的嗓音,安撫著:“不怕。”

她臉蛋燒紅,勻了勻氣息,才抬起指尖抵住他大衣胸口,仰起臉,拉回整體:

“你去北美乾什麼?”

他修長手指扣住她手腕,按壓在自己胸腔處:“我去找顧傾若當年學習催眠的老師。”

蘇蜜其實剛纔已經猜到了幾分,此刻聽他這麼說,還是眼皮一跳。

“我谘詢過一些心理專家,催眠這門技術,不同其他專科,每個催眠者,在催眠時都有自己的特定模式,比如會設定專用的一些手勢、暗示語言等,所以,解除催眠,最好還是由原來的催眠者來實施。”

“可惜,顧傾若現在昏迷了。所以,其他心理專家可能無法通過再次催眠,將我的記憶喚回來。”

“事實上,在我得知我是催眠造成失憶,也試過兩次由其他心理專家幫我催眠喚回記憶,然而,……都失敗了。”

蘇蜜睫毛一顫,原來那天在海邊,他得知自己失憶的真相後,就私下去嘗試過找回記憶。

“我考慮過。如果顧傾若一直不醒,目前最好的辦法,就是將顧傾若原先的催眠老師找到,請他幫忙。”

“顧傾若的催眠技巧,是找那個老師學習的,說不定對方能通曉她催眠的慣用手法。”

“所以,這次我才飛了北美一趟。但隔了這麼多年,顧傾若當年那位老師早就不任教了。我找了很久,才找到下落,是個心理學博士,精攻催眠。”

蘇蜜一顆心落定:“那位博士願意幫你治療嗎?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